Lemo

【太中】UN SOGNO


*太中
  
*OOC歉
  
*结尾 @空青不是药
  
  
    
  急促地脚步声打破了原本沉寂的走廊,立于门两侧的部下试图上前阻拦这位面色阴郁的,几乎要杀人的干部,却被他一脚两脚踹飞,狠砸在门上,沉木质地的门被瞬间撞开,击中两侧墙面上发出巨大响动。
  
  室内,高墙上的灯并未被打开,偌大的落地窗前,是一如往常的办公桌椅,只是转椅的方向一反常态地朝向了窗外,巨大而圆润的月,将毫无暖意的光辉洒在椅子上,有些甚至落到了地上,像是应景似的镀了一层光边。椅上的人似乎并未被粗暴的开门方式叨扰,依旧对着窗外像是惬意享受美景一般。
  
  被怒意操控的干部显然没有心情去欣赏什么月亮,无视脚边痛吟的部下,径直走到桌前,强忍怒意拽下帽子一把按在桌上,却掀翻桌角的纸筒,几卷纸张稀稀落落地滚落在地上无人问津。
  
  “喂,太宰!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…你指什么?”
  
  “混蛋!别跟我装蒜!你知道我在问首领的事!”
  
  “就是这么回事,中也。你看到的,就是事实。”
  
  “别开玩笑了!首领怎么会让你代替他,你绝对耍了什么篡位的诡计吧。”
  
  “……”空气几乎在一瞬凝住了,久久得不到应答,变得愈加急躁的干部正准备亲自动手让椅子转面,椅轴却突然转动起来,拧紧的眉头底下,一丝疑惑从那双湛蓝的眼底闪过——因为那声似有似无的叹息。
  
  但他立刻否决了,毕竟在他眼前的是太宰这家伙。高大的椅背将月光隔开,在前方形成一片阴影,加上原本就蒙住大半张脸的白色绷带,正好将眼前人的一切表情隐在了暗处。
  
  这使落于明处的中也更加烦躁,甚至有种不真切的不安感,他迅速伸手拽住人衣领,将人从阴影中拉了出来,而被动的人似乎也懒得抵抗,由着自己暴露在冷清的月光里。高举的拳头还未落下便顿住了,中也清楚的看见了那只露在外面的眼睛里一反常态的冷漠,除了夹杂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,更多了几分如同小动物受伤时的神情。
  
  “呐,中也,如果死的是我,你又会做到什么地步呢?绝对是抱以嘲笑的态度旁观,对吧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这回轮到中也沉默了。中烧的怒火夹杂着强烈的不安,让拽着人衣领的手开始颤抖,他死盯住那人,试图找出什么破绽来证明,这只不过是对方的一场无聊的恶作剧。
  
  ——这是真的。他想。
  
  尽管如此,他还是想把这个在执行任务途中失踪半年后,突然摇身篡上首领位置的人从椅子上拽下来,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。正当他打算付诸行动,敏锐的听觉却捕捉到子弹摩擦消音管发出的细微响动,大脑敲起了警钟,他想凭着经验判断子弹瞄准的目标,却骤然惊觉,他连子弹是从哪个角度发射的,都不清楚。
  
  带着余温的液体,一滴滴落在仍旧攥着人衣领的手背上。他瞪大眼注视着对方胸前,月光模糊的映射下,白色内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深色浓稠的液体吞噬,是致命伤。
  
  难以置信。这是他的第一感受,甚至让他忘记了要松开手。他想过自己很有可能在这次谈话中被杀,毕竟他不可能因为不明不白的理由听太宰的话,却不曾想,死的竟然是眼前这个,刚坐上首领交椅的家伙。
  
  “别哭,中也。我还等着看你嘲笑我呢。”太宰噙起嘴角,坦然的如同置身事外一般,如果不是胸前大面积的血渍,以及嘴角渗出的血丝,看起来还真是和平常一样的没心没肺。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按在了中也的脸上,许是失血过多,替他抹掉泪痕的手指有些冷。
  
  ...哭了吗?中原中也顿了一下,伸手按住太宰治抚上自己脸的手,一下子捏紧又放开,唇角扬起些许弧度,但叫别人来看这怕是比哭还难过的表情了。太宰治的手指确实过于的凉了,他把太宰治的手松开,轻笑了一声。“谁哭了,这个时候还瞎说,啊,这样一来可是如愿了吧太宰,这还真是让人糟心。”
  
  “真是没有...说服力的表情。”
  
  
  
  ...
  
  
  
  
  
  “中也?”
  
  太宰治拍着中原中也的脸,更是莫名其妙的给中原中也擦着眼泪,自己的恋人睡眠一向很好,但是睡觉哭出来这种事情已经是十几年前才会发生的事情了,大概又多了一个嘲笑的谈资吧,太宰治摇摇头,俯下身交换了一个冗长的吻,中原中也还是因为喘不上气而被憋醒,水蓝色的眸子还沾着眼泪儿,迷迷茫茫的眼神儿不知道瞅在哪儿,太宰治见中原中也醒了,坐起来耸了耸肩,张嘴便是调笑的话:“中也是梦到...”
  
  “闭嘴。”中原中也裹紧被子翻身侧躺又屈膝缩成一个团儿,头直接埋进被窝里只露出一点儿头顶,打断了话后含含糊糊的开口。“自以为是的青花鱼。”
  
  凭什么认为我会嘲笑你啊,自我感觉还真好。
  
  “哈?”太宰治歪了头看着这个团子,叹了口气推了推中原中也“好吧好吧我知道了,不过你把被子分我点儿会感冒啊?”
  
  没动静...
  
  “又黑又矮的帽子精?”
  
  “...”
  
  “中也?”
  
  “...”
  
  “中——”
  
  “闭嘴!”中原中也裹着被子翻过来,动作迅速的扯上太宰治睡衣领,索性按回床上后叼上他下唇,太宰治连被子带人团一团儿抱抱怀里,直觉告诉他这时候再挑衅下去可能真的没有全尸了,他笑了笑,中原中也也放开太宰治的唇,这一次把头埋进太宰治胸口。
  
  “睡吧。”
  
  他听到太宰治说。
  
  
  
  
  

LOFTER 里都是大佬,画渣瑟瑟发抖